思路客 > 科幻小說 > 星際回收商 > 1680
    “咱只是個小不點,某些人動動手指頭,動動念頭就能讓咱生不得死不得。咱還是明智一點,早早的歸去,免得死還不知道怎么死的,豈不悲哀!”

    “別和我陰陽怪氣,你是王上,不是小孩子,什么事都耍小孩子那一套豈不可笑。你不愿意做,那就不做,我會盡快安排新王上克承大寶,你就退位吧。以后你就是太上王。想干什么干什么,我可不敢再管你。就這樣,我走了,再找事,我抽你!”

    策神很生氣,還抽我,真當我是小孩子了。不過他也知道見過就收,總算是從父王這里得到一個準信了,用不了多久他就真正的自由了。可喜可賀。真的是可喜可賀。

    雷森離開這里,并沒有馬上離開,這個星球他沒有來過,那就這一次就四處看看。少將要陪他,陪他四處看看,他把少將趕走了,想自己一個人走走,看看這個星球最真實的一面。不知道誰的嘴快,說尊上到他們星球上來了,而且就在他們中間,尊上很有可能就和他們走對面,很有可能就和他們坐在一個茶館里喝茶,一個飯店里吃飯。于是,很多不出門的人出門了,穿上最新的衣服,用最好的精神狀態走出去,希望尊上能看到他。他在尊上面前要有體面,要讓尊上知道他們這個星球很好,生活一天比一天好。要讓尊上知道,尊上治下的生靈都是精神頭兒十足,要讓尊上知道王朝一統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人心如此,人心安定。

    雷森確實是走進普通人的生活中去了,茶館里坐過,飯攤上也吃過飯,他聽到人們神秘兮兮的談論說什么尊上來了,就在咱們中間,咱們一定要如何如何,既覺得親切,又覺得有些陌生。他和這些人的距離已經遠了,他們視他不是同一類人了。

    雷森心情不好,就又去找到策神把策神大罵一頓,說他是個混帳,隨便就把他到來的消息給放出去,讓他看不到最真實的東西,用心可惡!用心可惡!策神很委屈!他一直呆著,天天帶著老婆們采茶制茶,過得快活無比,哪有閑心去散布消息。可是雷森就是不管真相如何,只捉住策神一個人罵,罵夠了,才甩甩袖子,滿意的走了。

    雷森走后,三軍少將過來,問策神要不要追查。策神不讓三軍管,直接交給執法殿調查,這種事情不是他小題大作,實在是事涉尊上,事涉王室,不管透露消息是好意還是壞意,都不能放過,這是大事,一定要查清楚,以儆效尤。地平線不是平的,人們的權力也不是一樣的。這世上的公平從來都是不公平,只有最大,沒有絕對。雷森尊上的行蹤從來都沒有說是最高機密,也沒有人明著提出來要對尊上的行蹤保密,但是一旦這種事情被旁人給說出去,不是尊上主動公布的,就是大事了。別有用心啊。

    執法殿馬上行動,執法殿更知道規矩,更知道意味著什么。策神也回去問自己的三個女人有沒有顯擺過,對外面說過什么。三個女人都沒有。

    這里的事情先放下,雷森到來算是和策神之間達成了協議,策神就沒有理由再不回天機星了。他問他的三個女人一不一起走,三個女人都不愿意,只說等王位交接時,她們再回去,參加完儀式再離開,不管是這里還是封地都好,只要不守在天機星上就行了。

    策神還沒有離開,大神就到來了,他接見了大神,大神提出把封地換到盤龍星上,策神同意了,這是小事,隨手可辦。至于大神說的什么縮小封地面積,他沒有同意,同等面積置換就好了。策神讓人去盤龍星,靠近逍遙王的封地給他劃一塊。策神現在也考慮自己是不是也調整一下封地了,怎么方便怎么來。他想了想,想到黑水星,武棄星附近的那一顆小星球,那里是垃圾星球,但有靈氣存在,反正自己閑著沒有事做,那就把黑水星接過來,建幾個垃圾分解處理廠,也好把自己派往亂石帶交由大神管理的那些物質分解回收船調回來,真要交了權,他再和那些人攪和在一起就不合適了。他不是大神,他是新王上的父親,太上王,他在王位上,是大度,他不在,那就是手伸得太長了,具有莫名的味道。

    大神走后,他把大神和他談的事情思考了一下,也沒有什么,他理解大神,現在時代變了,大家一開始都不知所措,現在明白過來,身段都變得靈活了,知道進退了。大家都在調整,把自己調整到不惹人嫌的位置上去。逍遙王是這樣,大神也會是這樣,現在他也得學著這個樣子,而且要趕早不趕晚。他叫來三個老婆,把黑水星的事情一說,三個女人圍著黑水星的詳細地圖看,興致很高,一顆星球唉,雖說是正在治理的垃圾星球,體積不大,可是那是一個獨立的星球,不與別人共享的星球。這吸引力對她們簡直是致命的。

    三個女人要策神趕緊的把黑水星定下來,她們不在管茶了,馬上就要去黑水星。這個,這個,還得和雷森說一下。盡管策神有權力,可是他的封地總不能自封吧,得走一個程序,不管這個程序是不是有用,是不是太過小心了,都得走一下。

    雷森并沒有離開星球,只是換了一個形象,繼續在這顆星球上轉悠,他去看了策神的茶葉工廠,以一個茶葉商人的名義來參觀。表示自己可能有興趣在這顆星球上置辦一些茶葉種植園,到時候在加工銷售方面可以合作。工廠的經理很高興,也很熱情的陪同。

    他還去看了茶山,遠遠的看見三個快樂的女人,他認得出來,這三個都是策神的王后。他摸了摸臉,老了。也是,孫子都在空間里接受統治王朝的教育,他還不老誰老?這世上說人無情,人再無情,也沒有時光無情啊。不管是你花,還是青春的女人,時光都會一點一點不知不覺得讓你老。哪怕你是修士,身體永遠年輕,永遠的那么有活力,可是你的心已經隨著時光老了,看東西的目光不再澄澈,變得深沉起來。那位經理帶著大神繞開三位王后,登上高山,手一劃,很自豪的說道:“這都是我們王上的。你看,那一片就是剛開始,我們王上還沒有人知道時就在這購買了茶葉園,我們王上心里面一直都沒有想過做王上,攬王權,王視宇宙。他只想做一個安靜的普通人。外面有些雜音說我們王上心思陰沉,把許多競爭對手都打壓下去,不許其他人出頭,一派胡言嗎,我們王上一直都不想做什么王上。是尊上慧眼發炬,一眼看出我們王上與眾不同,乾綱獨斷,強令我們王上做王儲,再迅速的把王上扶正。可以說,尊上識人絕對是一等一的好。他能看出誰好誰壞來。”

    “呵呵,是啊。王上確實難得,可稱圣賢之名。咱們是來談商業的,不談其他的,你給我介紹一下你們茶葉公司的現狀和未來的商業規劃。”雷森笑呵呵的說道。

    經理馬上道:“現狀很好啊,雖說王上不提倡高價入市,可是擱不住我們茶葉的產量大啊,品牌硬啊,每季茶葉都是供不應求,量大無積壓便是我們的底氣所在。一年盤點,利潤還是可觀的。不過,我們這是王上的產業,稅收一絲一毫都不欠。我給你個建議,若是你真要在這個星球上購買茶山,最好不要想著占王朝的便宜,若是你那樣做了,讓我們察覺,我們是不會和你和作的,也會向有關機構舉報你的行為。王對稅這一塊管得很嚴,任何小心思,任何歪門邪道都會造成嚴重的后果,沒有人能救得了你。當然了,我看你也不是那種貪小便宜的人,我也說句實在話,有我們王上在,茶業這一行還是有所作為的。不像以前,茶葉行情一直低迷,沒有人愿意投資,王上一個人把茶葉市場拉抬起來,重振了一個行業。你現在投入有點晚,但也是個不錯的打算。那邊,那個山頭也是我們的,我們公司今年還有收購計劃,明年這個時候,我們就是這個星球上最大的茶葉公司了。”

    “哪你看我在哪個地方買茶園的好呢?要是和你們收購標的起沖突,那多不好。”

    經理道:“沒關系,我們不在乎這個,你也不要在乎,我們的老板是王上,不是其他那樣的人,只要公平競爭,都是好的,我們都支持。這是好事嗎!”

    雷森很高興,同時對策神那一點不滿也消失了,他說道:“是好事,應該一直這樣。王朝上下稅收都有用處,得之于民用之于民。現在王朝王室負擔很少,可以忽略不計,人們不用為他們承受太多的負擔。很好,我看啊,王朝需要整理一下稅收方面的事情。稅是王朝之血,只有充足了王朝才能大踏步向前行進。很好,我若是購買了茶園,一定與你們合作,因為你們能讓我放心,不用我操太多的心,商人嗎,能省心是最好不過的了。”

    “那是,凡是經商的,心中沒有邪念的,都是這么想。我們下去吧。”

    “好啊,謝謝你了,還抽出時間專門陪我。我去其他地方看看,看看茶園,看看有哪些要賣,我呢,也喜歡喝茶,黑心果粉喝起來提神,但喝不了茶的韻味來。”

    經理道:“沒關系,也是你來的巧了,王上回來了,坐鎮茶葉公司,一切都變得順利了,原先一些小麻煩都不存在了。”

    雷森起了興趣,“什么麻煩,方便的話說來聽聽?”

    “也沒有什么不能說的,就是有些人吧,總覺得我們茶葉公司不該定價太低,讓他們想掙大錢,玩一些概念沒有了操作空間。于是他們就勾連了一些地方官,雖說我們是王上的產業,王上的下屬,可是小鬼難纏啊,我們得和他們打交道,他們就明里暗里提示我們不能這么做,這么做大家沒有的玩。就是我們的執政長也有這想法,與我們這些經理說了幾次,讓我們和王上談漲價的事情,理由是想打造一個掙錢的行業。呵呵!”

    這又引起了雷森的興趣,“你們這時可是王上的產業,是整個王朝權力最大的人,那個星球執政長怎么膽子那么大,敢打你們的主意,他是有什么可憑恃的嗎?”

    那經理笑笑,“你這話對我說還可以,千萬不能在外面說,在這個王朝權力最大的是尊上,不是王上。我們王上也這么說,他說過他的權力只是代行,不是源自于他,而是源自于上,源自于尊上,這一點到任何時候都不可否認,不可更改,否則就是忘本,忘本的人從來都是不可委以重任的人,也是難成大事的人。水有源,樹有本,人主萬物之靈,源本更就該清楚,該感恩的一定要感恩,該恨的當然也該恨。”

    雷森的心情又好了一些,他問道:“你還沒有說那個星球執政長呢,他怎么這么牛啊,有點和王上做對的意思,是不是有人給他撐腰,而這個人又是王上不能應對的?不對啊,這個王朝如你所說,除了尊上,沒有人再比王上的權力大了,誰還敢呢?”

    經理樂了,搖頭,說道:“你啊,也就是個商人,有些事情真不是如你所想,尊上很大,王上也很大,可是尊上身邊還有人啊,這些人都能影響到尊上對王上的觀感,前面就出現了一次,讓尊上對王上有些不滿。說到底,兒子只是兒子,做父親的一時親,卻不能一世親,總是要相疑的。所以王上才想著不干了,免得到時候不可收拾,讓外人看了笑話。我們也歡迎王上退位,王上有一系列的商業規劃,只要他退下來,就能展開了。”
2004年3d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