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說 >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 第1516章 紫炎靜出關
 半神丹師的總決賽,分為上下兩場。

今天是上半場,但比賽的內容已經非常的具有難度,比賽一開始就淘汰了很大一批人。

而下半場的比賽在明天,將由今天比賽的前十名中角逐出前三甲。

這將是三年一度半神丹師的總名次,含金量非常高。

所以可想而知,明天的比賽,將會是什么地獄難度。

上半場的比賽結束之后,大家都還在津津樂道。

無雙就像是一匹黑馬,突然殺了出來,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她美得似精靈似九天仙子,沒想到煉丹能力還這么的逆天,竟和姬南雪這個天才打成了平手。

人們不得不承認,人家不僅長得天下無雙,煉丹能力也與長相成正比,不是什么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當然,還有不少人暗中八卦她和古家兄弟之間的關系,說惡毒話的人也有,不過都是嫉妒羨慕恨的女人,試想,哪個女子不希望自己像無雙一樣又美又有能力,還被古家兄弟這樣的人物所擁簇,這簡直就是夢想中的完美生活。

只可惜,她們不僅比不上無雙的一根手指頭,其他的天賦也不出色,拿什么跟無雙比?

也就只能在私底下惡毒的詆毀她了。

蘇珠早在比賽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就不耐煩的離開了,她心中掛著事,而無雙的表現又很令人驚艷,她看著就煩躁,哪還有心思繼續看下去。

她回去之后,立即找到了父親,說了古家夫妻不來金羽界的事情。

“不用心急,你母親馬上就要出關了,她會讓紫炎家族去給古家施加壓力。”

蘇河冷靜的說道。

蘇珠松了一口氣,母親的厲害,她是知道的,有母親出馬,她一定能夠如愿以償的當古家少奶奶。

“爹,無雙那個賤女人,我恨不得她現在就去死!”

她想起了無雙今天的神態,那般目中無人,恨得她后槽牙都發癢。

“不急,她還不能死。”

蘇河淡聲說。

“為什么啊!”

蘇珠聲音尖利無比,沒有外人,她沒必要裝什么賢惠純良。

“你必須生下孩子之后才能嫁接神凰骨,否則中間出點什么意外,你肚子里的孩子將不保,你好好想想,是嫁到古家更重要,還是有神凰骨更重要。”

“當然都重要!我兩樣都要抓到手里!”

不過父親說得對,她的確不能太操之過急,因為神凰骨有可能會有排異反應,到時候,可能會傷及胎兒。

她不能冒這個險。

這可是她嫁到古家的唯一倚仗。

“可是我怕她獲得更多的支持,現在,古家兩兄弟對她唯命是從一樣,被她迷得神魂顛倒,她的美貌就是一種拉攏人的武器,而且她男人現在還在墨家……”蘇珠心中很是擔憂。

“那就毀了她的臉!此事不必著急,等你母親出來,再從長計議。”

蘇河說。

顯然,蘇珠的母親在這方面,更有主意。

當天晚上,蘇珠的母親紫炎靜就出關了。

聽著女兒憤怒不已的講述這些天發生的事情,紫炎靜的臉色非常的平靜淡泊,就像是在聽著旁人的故事,沒有什么情緒起伏。

紫炎靜妝容精致,蘇珠的容貌只有幾分與她相似,若是更像她,蘇珠可能會更漂亮一點。

不過紫炎靜身上的那種冷靜自若,恐怕蘇珠這一輩子都學不會了。

“講完了?”

看著滿臉怒色的女兒,紫炎靜依然很平靜。

“嗯,娘,我都說完了,您可一定要幫女兒啊!”

“蠢貨。”

紫炎靜淡淡的罵了一句。

蘇珠的臉都漲得通紅,“娘,你怎么罵我啊?”

“懷了古家的骨肉,卻連古家都進不去一步,不是蠢貨是什么?”

父女倆都蠢,才會想出這樣的主意。

這樣一來,如果不嫁到古家,也沒人敢娶蘇珠了。

紫炎靜看向女兒:“你確定你肚子里的是古玄漠的骨肉?”

“娘!怎么連你也懷疑女兒啊!我只和他睡過一晚上,當時故意把他給灌醉了,我敢發誓,我肚子里孩子的父親就是古玄漠,不可能有別人,是古玄漠他看上了無雙那個臭狐貍精,所以才把我給無情拋棄了!他本來就說要娶我的!”

蘇珠憤憤的說道。

聽她這樣說,紫炎靜也沒有再追問。

畢竟都把古玄漠帶回金羽宮了,還能有什么差池?

看來的確是古玄漠這個人有問題,對自己的女兒始亂終棄。

“娘,現在該怎么辦啊!我擔心古家不讓我進門!還有無雙那個賤人,我不想再看她蹦跶了!”

蘇珠說道,紫炎靜就是她的主心骨,現在母親出關,她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母親的身上。

“古家那邊,我會親自去紫炎家族一趟,讓紫炎家族給古家施加壓力,先讓古家夫妻來金羽城,探探他們的心思。”

“至于那個無雙,急不得,你父親說得對,神凰骨還得先寄生在她的身上,等你生下孩子再動她。”

紫炎靜說道。

“她今天在煉丹比賽上大放異彩,好多人都知道了她的名字,我不想讓她明天的比賽取得好名次!我想讓她身敗名裂!”

蘇珠攥著拳頭說。

“那就動點手腳,毀了她。”

紫炎靜語氣平淡。

這是金羽界蘇家的地盤,還能毀不了一個小人物的名聲?

“暫時不行。”

一旁的蘇河忽然說道。

“為什么不行 !”

蘇珠急了,剛露出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明天的比賽,總會長會親自過來。”

蘇河說。

“什么?

不過是半神丹師的比賽,總會長怎么會過來?”

“總會長對這一次的半神丹師比賽很看重,不能在這個關頭動手腳,否則,以后我煉丹師比賽不會再在金羽界舉辦。”

要知道,煉丹師總工會可以決定煉丹師比賽在哪里舉行。

若是引起總會長的不滿,他大可以換個地方舉辦煉丹師比賽,這對金羽界的經濟,將會帶來巨大的沖擊。

蘇河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那個賤女人,真是好運氣!”

蘇珠咬牙切齒的說道。

 
2004年3d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