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4212章 橫掃!
 戰斗,只不過持續了數個回合,趙霄等人,就明顯處于下風。

“真沒想到,西北王格薩,竟然有著如此底蘊。”

慕容灃滿目震驚,說道。

“若是再繼續戰斗下去的話,只怕是對我等,十分不利。”

巴博拉開口道。

“哪怕是不利,這是主人安排下來的任務,若是我等連一個區區西北格薩家族都不能夠橫掃的話,還有什么顏面再回劍門派?”

福原紅杏一邊戰斗,一邊說道。

“西北格薩家族,實力的確不容小覷……”趙霄一邊跟兩名仙境強者作戰,一邊開口,說道。

“但是,既然門主安排我等前來剿滅,那就必須確保萬無一失。”

“哼,簡直是大言不讒。”

格薩聽著幾人的談論,十分不屑地說道,“不說是你區區幾個劍門派的螻蟻,哪怕是段浪本人,一旦親自來到我格薩家族,我格薩照樣叫他有來無回,給我速速解決了他們。”

“是。”

格薩家族諸人,一聽到格薩的命令,齊齊回答一聲,隨即進攻速度,再次威猛了無數。

“趙霄,現在應該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吧?”

格薩見到趙霄等人,已經明顯處于下風,道。

“井底之蛙。”

趙霄不屑地回道。

“門主的神通,尤其是你格薩這等螻蟻,可以知曉的?”

“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我趙霄,立馬讓你知曉。”

趙霄說著,瞬間祭出一個界環,但見一股陰風,瞬間彌漫著整個西北格薩家族,隨即只見幾秒鐘時間,只見一頭刺龍金甲僵和一頭蛟龍金甲僵,瞬間從界環內迸射而出。

它們通體,都彌漫著無比渾厚恐怖的能量,在出現的一瞬,只讓整個格薩家族,都為之一愣。

“這是什么?”

格薩滿目震驚,深吸涼氣,無比難以置信的驚駭道。

“殺。”

趙霄大喝一聲,但見刺龍金甲僵和蛟龍金甲僵,直接張開血盆大口,對著格薩家族的強者攻擊,無論是圣境、帝境還是仙境強者,直接被兩頭金甲僵,一口一個。

只不過幾個彈指的功夫,西北王格薩的勢力,便已經基本上隕滅殆盡。

格薩現在整個人的面色, 簡直是難看到了極點,蒼老的身軀,都在不斷的顫抖著。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這么多年來的未雨綢繆,勵精圖治,臥薪藏膽,竟然在彈指之間,全部化為烏有?

這樣的場面,怕是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是完全無法接受的。

而一旁的慕容灃,巴博拉以及福原紅杏幾人,見此場面,同樣是驚駭不已。

她們哪曾想到,段浪竟然將界環交給了趙霄?

而且,這界環內,竟然還有著兩頭無比強悍的金甲僵尸?

幾個人在一想明白了這樣點,不免又有些痛恨起趙霄來。

你說你,你說你,門主給了你如此底牌,你為什么不一開始就直接拿出來,直接橫掃西北格薩家族?

而是還要害得他們白擔心一場?

“段浪……”格薩咬牙切齒,說道。

“今日的恥辱,我格薩記住了。”

“它日,我格薩一定要十倍、百倍、乃至千倍地討回。”

“我一定要你豬狗不如。”

格薩說完,身體化為一抹流光,迅速朝著西北天際逃遁。

而在格薩身體飛掠而起的同時,蛟龍金甲僵和刺龍金甲僵,眸子齊齊一亮,隨即兩頭金甲僵,便不顧一切,直接朝著格薩逃遁的方向,飛掠而去,速度,明顯要比格薩的速度,還要快上許多。

“滾。”

格薩見此場面,已經根本來不及多想,直接一掌揮出,無比渾厚的能量,浩浩蕩蕩,撕裂著整片空間,直接朝著兩頭金甲僵碾壓而下。

昔日的格薩,因為自己的某種目的,不得不選擇蟄伏。

但是現在的他,命都不能保住了,還有什么蟄伏的必要?

只不過,格薩這看似威力無窮,毀天滅地,震撼虛空的一掌,擊打在兩頭僵尸身上,對于兩頭僵尸的傷害,完全是微乎其微,也在這彈指之間的功夫,但見蛟龍金甲僵和刺龍金甲僵,齊齊張開血盆大口,朝著格薩的身軀咬下,在虛空之中,直接將格薩撕成了碎片……“不……”虛空之中,只傳來一聲無比憤怒、凄慘又不甘的哀嚎。

至此,蟄伏西北多年,有著西北王之稱的格薩爾王,卒!“收!”

兩頭金甲僵尸在分割了格薩的尸體后,趙霄戴著界環的手指,才對著兩頭金甲僵一指,兩頭金甲僵,迅速又回到了界環之中,趙霄這才對著巴博拉等人道,“下一站。”

格薩家族覆滅之后,趙霄等人一路向東,但凡跟香巴拉有牽扯的家族,亦或者是門派,直接被連根拔起,片甲不留,只一天時間,整個東半球,幾乎都已經安靜下來了。

這樣的場面,對于林家來講,簡直是太過于匪夷所思了一些。

“父親……”林榮藏所在的小院內,林澤浩心思復雜,面色難看,道,“一日之內,整個東半球,但凡是跟香巴拉族有牽扯的家族和勢力,全部被橫掃,圍堵剩下陳家跟林家,您說,段浪下一個目標,會不會就是咱們兩家中的一家?”

“不必慌張。”

林榮藏道。

“哪怕是陳家滅亡了,我林家也不會滅亡。”

“你可別忘了,段浪這個小畜生骨子里,可是流淌著我們林家的血液。”

“再說了,我們林家,可是還掌握著關于他的一大秘密,林閉月這些年來,再怎么也應該告訴他了吧?

我就不信,他還敢對我林家,輕舉妄動。”

林榮藏一語中的!林澤浩聞言,瞬間如釋重負。

不過,林榮藏的話音剛剛落下,但見一道年輕的身影,出現在了院落門口。

林榮藏和林澤浩見狀,齊齊身軀一顫。

“段,段浪……”林澤浩失聲叫道。

“太爺爺,外公……”段浪叫喊一聲,邁步而入,道,“這是我最后一次,這么叫你們。”

“段浪,你想如何?”

林榮藏質問道。

“事不過三,人的忍耐是有限的,但是,我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地放過了林家,林家卻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招惹我,你說,我想怎樣?”

段浪冷眸如刀,問道。

 
2004年3d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