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說 > 異數定理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出發吧
 “目前我們最大的困難就是,我不能離開這里。”

神父做出如此總結道。

數個小時之前,整個孤兒院連同結界被虹之蛇奧舒馬累打入陰影之中。

奧舒馬累的力量并不夠摧毀神父的防御,因此那些攻擊對孤兒院的整體結構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孤兒與護工們也只是精神上受到了“神意”的沖擊,如果不繼續接觸或然神的話,安心休養一段時間就沒有問題了。

但現在的問題在于,他們周圍是一個奇怪的地方。

這個地方,地面皴裂,巖漿在縫隙之間流淌,暗紅色的微光卻不足以刺破周圍的陰影。

天空之上沒有一絲光源,完全不知道上方是無光的天空還是洞窟的穹頂。

在陰影之中,還有許多怪獸。

從沒見過的那種。

喬爾喬內神父唯一可以保證的是,這些怪獸絕對不是出自傳統的神話故事。

他們要么是現代奇幻的產物,要么是外星生物【或者科幻故事什么的】。

那些怪物似乎對孤兒院懷有敵意。

這些怪物的氣息與那個陰影的或然神如出一轍。

神父懷疑,或許那個或然神的權能就是“創造”一類的東西。

這里是他的造物之類的。

——對,神父就是這么猜測的。

因為那個陰影權能的或然神實在是弱得不像話,只能解釋成他的權能不適合戰斗了。

雖然那個陰影權能的或然神很弱,但是他也有可能創造出不弱的玩意。

神父實在是不敢離開孤兒院,就這樣去探索這個奇異的地帶。

約翰點了點頭:“所以您是要我們出去幫您探索嗎?”

“對,沒錯。”

神父也很無奈的點了點頭:“現在也就只有這個辦法了。

我雖然教過你們一些魔法的基本知識,但是大部分孩子別說使用魔法了,就連話都說不清楚,也不認路。

你們……夏吾多少教過你們一點東西。

而且你們也見過真正魔法師的戰斗。”

小田有些委屈:“可我和五哥關系也就這幾天才近一點的,就一點!也沒教過我多少!”

“你是這里最聰明的孩子了。”

神父揉了揉腦袋:“怎么說呢,而且這還是考慮到夏吾身上的加護……這個有點復雜,等過幾年我再跟你細說。

你肯定比別人合適就對了。”

“這不清不楚的,我怎么能放心呀!”

神父指的正是“主角屬性”這個概率魔法帶來的強大加護。

夏吾是主角,理所當然的,和夏吾走得比較近的人都能夠得到這種“劇情需要”的庇護。

只要沒有渲染過情緒,那么配角就是比路人更難死。

或者說,所謂的“機緣”也有可能有配角的一份。

再不濟,也有一個“關鍵時刻召喚主角登場”的劇情buff。

【神父,真的沒問題嗎?

您和夏吾的關系也不遠吧?

】京都純子用精神感應的魔法提問。

【問題就在這里了,姑娘。

】神父疲倦的搖了搖頭:【你感受到了嗎?

現在“劇情”就是在想方設法的阻止我出手,扣掉“主角屬性”這個概率魔法的話,我設定上……應該說紙面上的戰斗力是比夏吾要高一些的。

只要我存在,什么驚險的劇情都沒法展開,所以現在劇情就要千方百計的找理由給我上限制。

】【我懂,這個叫做“反向開掛”。

】京都純子點了點頭:【但是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從邏輯上來講,如果那些或然神真的有個大計劃,然后需要拖延時間的話,千方百計的把您扔這兒,邏輯上也說得通。

您是這個城市最強大的個體,也和理想國有聯系。

】【我覺得這里稍微有點奇怪。

或然神的計劃,無外乎是完成自己在神話里的故事,或者自己獲得人類的統治權這兩項。

退一步的話,也得是“想個辦法不要讓自己被發現”——他們怎么知道,未來幾天會有一個關鍵的事情要發生,這個事情對他們大有好處,然后我一定要缺席呢?

他們又不知道“主角屬性”這個概率魔法。

難道他們恰好還擁有“預言”這種尚沒有先例的權能?

】神父搖了搖頭:【我覺得“劇情強制”的解釋比較靠譜。

】“京都女士,神父,你們兩個越是這樣偷偷聊天,我們心里就越是不安呀!”

小田跺腳。

神父搖了搖頭:“京都畢竟是一個主攻社會系的魔法師,而且構筑還是非戰斗向的。

面對非人類社會內的敵人,她的優勢不比你們大多少。

而且我也不打算就這樣讓你們去做事。

放心,我會將我所知的最強魔法加護給你們。”

神父安慰道。

然后,京都純子就看著神父用水龍頭里的水給兩個孩子澆了個渾身濕透。

“您確認這個處理方法完全沒有問題嗎?”

京都純子看著約翰和小田,頗為擔憂的問神父。

“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喬爾喬神父也有些不確定。

“雖然和我打的那些東西都是或然神沒錯……但是……嘖,怎么說呢,我確確實實從宗教魔法之中感到了‘惡魔附身者’的手感回饋。

在昨天之前,我還以為世界上不存在這種反饋,因為這個時代根本就不會有正兒八經、符合文化定義的‘惡魔附身’了……但它確實發生了。

在這個環境下,這就是最強的加護之一了。

以邪靈的方式附身人體的或然神無法碰觸這兩個孩子,他們的權能也不會直接對這兩個孩子生效。”

但是,“不能直接生效”也不意味著“無敵”了。

包括費爾巴哈機械概率在內,有不少魔法都可以保證“含有敵意的魔法無法直接對受術者生效”的效果。

但是,通過改變環境,間接造成傷害卻是可行的。

比如說,一個人擁有操縱石塊的魔法。

他給石塊注入動能,操縱石塊撞擊敵人,如果敵人手中正好有費鋼武器,那么石頭上附加的魔法動能對于費鋼來說等于“不存在”——就好像夏吾對伊洛古那樣。

但是,如果這塊石頭撞擊第二塊石頭,第二塊石頭撞向持有費鋼武器的人,那這個傷害就不是費鋼武器可以免疫的了。

更簡單的,將石頭懸置在這個持有費鋼武器的人的頭頂,然后解除魔法控制,讓石頭借助重力下墜,這個時候石頭帶來的沖擊力,就是毫無惡意的、完全自然規律的了。

京都純子頗為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神父,您也給我來點?”

“多大的人了,怎么還惦記這么點加護……”神父無奈:“我有其他東西交給你。”

神父轉身走進教堂內部。

很快他就出來了,手上還拿著一個硬殼厚本。

他從里面撕下一頁,說道:“這是幾百年前,教會還沒衰落的時候,我手抄的《圣經》。

在歷史之中有特殊地位。

我做過特別的處理,你可以暫時讓人類共同想象之中的‘信仰’暫時進入自己的內心,幫助你運用這一頁紙的力量。”

京都純子有點慫:“真的沒問題嗎?

神父我不是懷疑你啊但是這個……”“這是確確實實載入史冊過的東西。”

神父搖了搖頭:“很多人都知道的‘那一本’,和宗教整體衰落的歷史有關,也是歷史上非常重要的……”“文物?”

京都純子差點尖叫出來了:“等等等等,這個東西?

神父你撕掉了歷史地位等同于……”“我自己手抄的文本,危急時刻我自己還不能用嗎?”

神父打斷道:“東西再如何,歷史地位再高,也沒有人的生命貴重。”

現在主流的魔法理論認為,一些在大災變之前就存在的符號,在現在出現了某些魔法效果,并非是因為它們真的符合什么奇跡宇宙的規律,而是因為它們與人類的文化捆綁在一起——也就是說,當所有人都理所當然的覺得它特殊的時候,它就真的有點特殊了。

而在某些罕見的虔誠信徒的解釋里,這也是“愛”聯系神與人的緣故——是神的偉力皆有“愛”,通過人類的精神與靈魂流出。

這種“理所當然”并非是一時的模因傳播所能生效。

只有在集體無意識之中沉淀下來的堅固部分,才有這樣的效果。

同理,如果一個特殊的物品,因為某種因素而在歷史之中扮演了某種特殊的地位,而這個事件有廣為人知,那么這個物品也會有特殊的效果。

當然,并不是指“引發奇跡”之類的事情。

這并非是必然的。

只是這類珍貴文物一般就能在社會系法師手中發揮出各種不可思議的妙用。

簡單來說,就是“有歷史積淀且有名的玩意可以當做社會系魔法的高級施法材料”。

當然,基本上就沒幾個社會系魔法師會使用這種昂貴的耗材。

這不是“花錢”,而是“燒錢取暖”了。

【當然,也不是沒有反例。

比如說也有一些案例,是某些影響了人類歷史的大魔法師使用有特殊歷史地位的物件作為施法素材,是一些文物上留下了明顯的魔法痕跡,反而導致文物因“在魔發史上有不凡地位”而價值暴增的記錄】最著名的案例,應該就是以“游戲”作為入手處,撬動人類數百年來在該領域積累文化的涌現系、社會系、概率系復合魔法“天命之路”。

天命之路的構成基礎中,那一大堆實體游戲產品,可不乏數百年前的文物。

其中還有很多是舊時代遺留下來的,經歷了兩個世界的碰撞以及人類的大衰退、再建設等多個歷史階段。

而神父現場從手抄本里撕下來的筆記本也是同理。

這一頁紙上所具備的加護異常強大。

京都純子手都哆嗦了:“這么好的玩意您怎么之前不用啊?”

“我來得及嗎?”

神父搖了搖頭,沒有多說。

就好像使用了裝備的赫胥黎和沒有裝備的赫胥黎不是一個概念一樣,神父的書房里其實一大堆可以搓成魔法大殺器的文物,某些看不見的地方也藏著很久沒用的魔法裝備。

但問題在于,誰都沒料到那些或然神居然會組團來這個地方刷BOSS,還來得這么快。

神父還沒來得及將那些武裝全部裝備上。

于是,接下來,京都純子又得到了一個戒指,可以接引“天上圣火”,同時念誦正確的圣經章節,可以使用神父遇或然神敵對時使用的火焰之劍。

一串念珠,必要時可以激活其中附著的小型天使靈體庇佑。

另外還有一個玫瑰十字架。

“這個是我收藏品中的一個。

事先聲明,我只是覺得這個十字架吊墜很有藝術感才收藏的,本人不同意該符號所代表的任何神智學理論。”

神父鄭重的說道:“我隨身帶了幾百年的那個送給夏吾了,不然的話也能附著一個呼喚天使的大魔法。”

京都純子握緊了手里的道具:“您……到底多有錢啊?”

“等你活得跟我一樣久……”“也不可能有這么多重要文物……”“等你跟我以前一樣有名了,然后活得跟我一樣有錢了,你用習慣了的私人物品就也能附著這樣的社會系魔法了。”

神父握住京都純子的手:“記得還。”

“最貴重的東西都給夏吾了……”“那是為了拯救一個迷路了的羔羊。”

神父握得更緊了:“我覺得現在沒必要將這東西送出去了。

我也挺喜歡這些老物件的。”

“神父,別立flag。

咱們現在在劇情里……”“按照夏吾的理論,現在的畫面足夠可笑了。

所以多半不會出現‘約定好要還結果還不回來’的局面。

按照這個氣氛,你說不定會在絕境的時候想到這個有搞笑氣氛的約定然后拼命回來的。”

神父神色鄭重:“而且女士,你也不缺貨幣吧?

何必惦記著我手里這一點可再生資源呢?”

京都純子移開了視線:“我們是擁有崇高理想的人。”

她深吸一口氣,道:“我現在感覺,自己可以與或然神正面作戰了。”

………………………………………………赫胥黎深吸一口氣。

他現在感覺,自己或許不得不與或然神正面作戰了。

 
2004年3d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