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農門辣妻喜耕田 > 第1021章 十五去京城了
 穆東明回到家里的時候,已經是己時,顧文茵早已上了床,正拿著本書靠坐在床頭,一邊隨手翻著一邊等他。

“怎么還沒睡?”

穆東明問道。

顧文茵放了手里的書,坐了起來,不答反問道:“十三說梁思覺回來了,出什么事了?”

“我先去洗洗,等下再和你說。”

穆東明拔腳要去凈房,卻在下一刻,肚子突然咕嚕嚕的叫了起來,他這才想起,自己這一天還沒吃什么東西。

步子一頓,回頭對顧文茵說道:“讓廚房做碗面來,大碗的。”

“你還沒吃飯?”

嘴里問著話,顧文茵已經麻利的站了起來,走了出去喊了歇在東廂房的商黎氏,讓她去廚房要碗面。

不多時,顧文茵走了回來,拿了把扇子在紫檀圓木桌邊坐下,一邊扇著風一邊對凈房洗漱的穆東明問道:“你今天和世子去五仙觀,玩得怎么樣?”

穆東明手上的動作一頓,稍傾,隨便搓了幾把,扔了帕子走出來,在顧文茵身邊坐定,正想伸手拿了桌上的茶壺替自己倒杯水,顧文茵卻搶在他前頭,拿了個茶盅倒了杯溫水遞到他手里。

穆東明接在手里,一口氣將盅中的水喝了個凈,然后又給自己續了一本,這才看了顧文茵,說道:“你猜,我在五仙觀的大殿里發現了什么?”

顧文茵原本只是隨口問問,哪里會想到還真有意外。

當下瞪大眼,看了穆東明問道:“發現什么了?”

“有人在五仙觀替伍家滿門點了長明燈。”

穆東明說道,話落,唇角扯起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又問道:“你知道那個替伍家點長明燈的人是誰嗎?”

“郝大通?”

顧文茵脫口而出說道。

穆東明笑著伸手捏了捏顧文茵的臉,不吝贊揚道:“真聰明。”

顧文茵笑著拍開穆東明的手,下一刻,卻突然“哎呀”一聲驚呼。

“怎么了?”

穆東明擰了眉頭。

“我忘記是哪一年了,錢多說起過,說天隆行的郝掌柜在五仙觀做七七四十九天的水陸大醮法會,半個陽州城的人都去了。”

顧文茵說道。

穆東明聽顧文茵這么一說,好像記憶里也有這么個印像,也就是說從那時候起,郝大通就和伍宗泰怕是有了暗中往來吧?

可真是……穆東明緊了緊手里的茶盅,他可真是眼瞎得厲害,就讓他們在眼皮子底下動起了手腳,他竟然不知道!這陽州城,看樣子得好好排查排查才行。

夫妻倆人說著話的功夫,商黎氏端了個紅漆描海棠花的托盤走了進來,托盤里是熱氣騰騰的面條。

顧文茵起身將大海碗端過放到穆東明跟前,“先吃吧,有什么事,吃完再說。”

“你要不要再吃點?”

穆東明問顧文茵道。

顧文茵搖頭,“你吃吧,我不餓。”

穆東明也不客氣,自己獨自一人吃起來。

他吃東西向來斯文,不會吧唧嘴,就連咀嚼的聲音都不會發出,今天興許是餓狠了,吃得仍舊斯文,但一碗面不過是片刻便被他吃了個精光。

商黎氏遞上剛才沏好,這會溫度適宜的茶,收了碗和盤子行禮了退了下去。

屋子里便只剩下夫妻倆。

穆東明喝了半盅茶解了會膩后,這才緩緩開口,“梁思覺在明州發現了沈重的蹤跡,這才趕回來報信的。”

“沈重在明州?”

顧文茵一驚之后,又問道:“思覺是怎么發現的?”

“你還記得沈重的妹妹沈夢如嗎?”

穆東明問道。

顧文茵點頭“記得,那可不是一盞省油的燈。”

話落,微微一笑,問道:“怎么?

她也在明州?”

“她不但在明州,她還成了舳艫候張壽的外室,聽思覺的意思,張狂的不得了,怕是舳艫候正經的夫人都沒她這么囂張。”

穆東明說道。

“正常。”

顧文茵噗嗤一聲笑,脫口而出說道:“這年頭,做小三的總是比做原配的要狂。”

穆東明一瞬擰了眉頭,“小三,什么小三?”

顧文茵一怔之后,連忙笑著解釋道:“就是外室啊,婚姻原本是兩個之間的事,出現了另一個,那不就是第三者嗎?

第三者簡稱小三也!”

穆東明失笑搖頭說道:“你哪里聽來的這些亂七八糟的?”

顧文茵嘻嘻笑了略過這個話題,轉而看向穆東明說道,“我來猜一猜,是不是沈夢如自已經說了什么,才暴露了她的身份,從而讓思覺聯想到了沈重?”

“沈夢如對外人說,若不是沈嘉卉當年仗著嫡出悔婚逼她代嫁,今天的嘉誠縣主就是她,哪還有什么沈嘉卉的事。

說就算是沈嘉卉是縣主又怎么樣?

她一個再醮之婦不照樣找了個候爺!”

穆東明一番話說完,覺得自己牙齒都酸倒一片,趕緊端起茶盅漱了漱嘴。

顧文茵到是還好,以沈夢如的為人,說這番話不稀奇,不說這番話才真是稀奇。

沈夢如不重要,現在重要的是,既然知道沈重在明州,那穆東明是個什么打算。

“阿羲,你有什么打算?”

顧文茵問道。

什么打算?

穆東明也一直在問自己,他現在要怎么做。

是殺去明州貓逮老鼠一樣追得沈重無處可躲,還是把這頭豬養養肥,回頭來個一鍋端。

見穆東明不語,顧文茵又喊了一聲,“阿羲。”

“文茵,我有個猜想。”

穆東明看了顧文茵,緩緩說道:“你說,沈重會不會暗地里勾搭上了武玄夏?”

顧文茵瞪大眼。

穆東明笑了笑,“我讓十五去京城了,怎么做,等十五那邊送了消息回來,再決定吧。”

“十五去京城了?”

顧文茵一臉錯愕的問道。

穆東明點頭,“今天傍晚出發的。”

“會不會太小了?”

顧文茵問道。

“十五在跟我之前是學唱戲的,我讓他想辦法搭個戲班一起趕路,然后盡量說服這個戲班去京城。

你不用擔心,到了京城,會有人暗中照拂他的。”

顧文茵還是想不明白,十五去京城的意義。

“你啊,真是聰明一世,糊涂一時。”

穆東明搖頭道:“你還記得千佛巷的江夢如嗎?

十五到了京城,他會想辦法混進去的,江夢如那里往來的非富即貴,京城的魑魅魍魎別處藏身,到了江夢如那里還能藏得住不露出原形?”

 
2004年3d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