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異界種植大師 > 第186章 神術展威
        這位水鏡先生倒是一位性情中人,那三個女子死了,他居然會為她們掉眼淚。

    “殺了張小凡!”

    水鏡先生聲音嘶啞的悲喝。旗手舞動戰旗,直指張小凡。

    所有的軍兵全部轉向張小凡。

    “受死!”

    孟金牛瞪大銅鈴兇睛,怒聲暴喝,手中的蛇矛對著張小凡狠狠刺殺而至。

    他頭頂上空的猛虎虛影發出無聲咆哮,向前作出撲咬動作。

    “唔……好恐怖!”

    張小凡感應到危險,拼盡全力躲避對方的這一矛。

    不料氣機牽引,他的身體如同墜入泥沼之中,寸步難行。既然無法閃避,敏捷與速度都受到猛虎陣壓制,張小凡只能竭盡全力橫刀抵擋。

    砰!

    孟金牛的力量,本來還不如他。

    可是這一矛刺殺過來,兩人的兵器交擊,張小凡感受到一股無法匹敵的力量擊中霸皇刀。他的手臂劇痛,然后麻木。

    險些連刀都握不穩。

    整個人也是向后飛出去。

    “死!”

    孟金牛一矛將張小凡擊敗,得勢不饒人。高大威猛的身形一步前跨,追向倒飛出去的張小凡。抬手又是一矛刺出。

    人在空中,無法騰挪,更是受到猛虎陣的壓迫,身形凝滯。

    面對孟金牛追刺的一矛,他已經無力抵擋。只能象征性的施展出甲盾術,凝出一面土黃色光盾擋在身前。

    他知道,這面由土源力凝出來的光盾,最多抵擋住五星武者的全力一擊。

    想要擋住孟金牛這位六星武者的全力一刺,無異于癡人說夢。

    更何況,孟金牛得了猛虎陣加持,戰力更是大幅增漲。

    張小凡的這面土源力盾,在孟金牛面前,就像紙片一樣薄弱。

    這種情況下,他即便動用幽靈仙草的隱身技能,也無法改變結局。

    “難道就這樣死了嗎?我真的不甘心。”

    面對死亡,張小凡心中有著強烈的不甘,更對這個世界有著濃濃的不舍。他的戀人,他的父母,知道他死了以后,肯定會悲痛欲絕。

    特別是王媛媛那個傻妮子,真怕她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小凡,快躲!”楊縣令是真的拿張小凡當兄弟,見得他有生死危險,眼睛都紅了。

    “張大人,小心!”陳虎等人見狀,盡皆怒聲大喊。

    距離張小凡最近的是管飛。

    只可惜管飛的修為太弱,一星武者的實力,在孟金牛這員猛將面前,弱如螻蟻。

    管飛的臉上露出遲疑之色,不過一閃即逝。

    因為眼前的局面,根本容不得他過多考慮。只見他的眼神變得堅毅,臉上露出絕然之色。

    “主憂臣辱,主辱臣死!”

    “要殺張大人,先從管某的尸體上踏過去!”

    管飛縱身迎向孟金牛刺出的蛇矛。他如同飛蛾撲火,無視蛇矛尖端透射出來的槍芒。要知道,此刻,孟金牛施展出來的槍芒,足足有近一尺長。

    這可是相當于十星源武者的實力。

    得到法陣加持后的孟金牛,比猛虎還要更猛。

    管飛拼盡全力,揚起手中的刀,斬向對方的蛇矛。

    砰!

    他這一刀,有如蚍蜉撼樹,根本撼動不了孟金牛的蛇矛。

    “張大人,永別了……”管飛面對死亡,發出臨死前的悲吼。

    噗!

    蛇矛無情的刺進他的胸腔。

    管飛的身體猛地劇顫,血水從口中涌出。

    他的臉上露出凄然笑容“我們四人同時被張大人選中,唯有我一直不曾有機會效死忠……今日如愿以……償……”^管飛的話,讓人心痛。

    “管飛!”張小凡眼睜睜的看著手下為自己赴死,抵擋下那一記可怕的刺擊。

    聽了管飛臨死前吐露的心聲,他更是感到心如刀絞。虎目中有著大顆的淚滴落下。

    士為知己者死。

    管飛做到了。

    其實,張小凡給予他的,并不是很多。

    沒想到在生死關頭,管飛竟然會舍身替他擋下致命一擊。

    生命太寶貴了。

    對于任何人來說,都只有一次。

    管飛肯定清楚這么做的后果。他就算向張小凡表了忠心,但是命都沒了,根本不可能再享受到任何好處。

    張小凡第二次感到了錐心之痛,而且較之上次,更加刻骨銘心。

    第一次,是李路為他引開悍匪,事后張小凡得知李路命懸一線的消息。他感到心如刀割。

    這次,管飛再次讓他嘗到了剜心之痛。

    能夠得到這么多的忠誠屬下,有著這么多熱血漢子追隨,為他效死忠。真好。

    是他三生之幸。

    “不自量力的蠢貨!”孟金牛本來可以一矛刺死張小凡,但是卻被管飛拼死擋住。

    他不禁大怒。

    蛇矛刺穿管飛的心臟,他仍不滿意。

    轟!

    蛇矛上的氣芒一攪,管飛的身體猛然炸開變成碎塊。

    “你……該死!”

    張小凡從沒有像此刻這般恨過一人。即便與馬大善人斗了那么多場,即便馬大善人拿了他的家人當人質,他也沒有像此刻這般憤怒過。

    胸腔中,有著怒焰在狂燃,怒氣直沖斗府。

    轟!

    他的身體自動狂化了。也是第一次,不受他控制的狂化。

    每一滴血液仿佛都在燃燒,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斬掉孟金牛,為管飛報仇,祭奠忠誠手下的在天英靈。

    “隱身!”

    沒有任何猶豫,張小凡直接動用幽靈仙草的隱身能力。

    瞬間,他的身形慢慢變淡,然后徹底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這,這是什么本事?為何姓張的小子,會突然消失?”周長遠的眼睛凝成了一條線,臉上露出驚駭表情。

    他老子的死,依然讓他記憶深刻。

    當時的張小凡,明明只有三星武者實力,但是卻在極短的時間內,把周家老太公干掉了。

    周長遠一直在思考父親被殺的真正原因。

    此刻見到張小凡的身形消失不見,他第一次感到害怕。就算身邊有著最出色的一支雇傭兵小隊保護,他依然感到不安全。

    心頭也是升起絲絲寒意。

    “像是神術中的隱身術!此術只有極少數武神方能施展,他一個四星源武者,為何能施展此術?”軍師水鏡先生皺著眉,露出深思表情。

    隨即又道“主公,為了您的安全,我們立刻撤到遠處觀戰。”

    “好!”

    周長遠對水鏡先生極為信任,再加上對于張小凡突然消失不見,也是感到深為忌憚。

    當即欣然應允,在暗血小隊的保護下,向后撤退。

    戰場上,孟金牛一矛將管飛分尸,顯得更加驕狂。面對張小凡突然消失,他只是感到有一絲疑惑,怒喝道“鼠輩,難道就只知道藏頭縮尾嗎?不滾出來受死,本將屠光他們所有人。”

    話落,孟金牛把目標對準了楊縣令。

    他絲毫沒有意識到危機降臨。

    毫無征兆的,孟金牛的咽喉位置,一柄匕首齊柄沒入。

    血花飛濺。

    孟金牛驚恐的捂著脖子。

    他的身上穿著全套盔甲,連后脖與頸側、頭部、上身軀干等所有重要部位,全部有著盔甲保護。

    唯獨咽喉、正臉這些位置,沒有任何防護。

    因為這些部位屬于最佳防御位置,他不可能讓敵人的武器攻擊這些部位。無論利箭還是槍劍,他都能及時格擋,防御。

    正常情況下,以孟金牛的修為,除非實力強他一倍以上的強者,方能突破他的防御,刺穿他的咽喉。

    張小凡施展出隱身術以后,他沒有及時重視,依然驕狂。

    這是喪命的主因。

    不過就算他小心防范,張小凡依然有辦法殺他。

    “嗬嗬……”孟金牛捂著脖子,想要發出怒吼,結果根本發不出聲音。只有著血水從嘴中涌出。

    他從坐騎上摔落在地,然后掙扎,瘋狂攻擊周圍的所有人。

    最終氣絕身亡。

    孟金牛乃是猛虎陣的核心,相當于靈魂所在。他一死,整個猛虎陣不攻自破。

    一名名敵軍中的好手,莫名其妙的身首異處,被人斬殺。

    所有人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

    他們知道,肯定是消失的張小凡干的。

    “撤,快撤!鳴金收兵!”

    周會長見到如此詭異的恐怖場景,嚇得亡魂皆冒。

    他現在終于知道自己父親是怎么死的。

    肯定也是被張小凡施展隱身術,偷襲致死。

    不但張小凡在憤怒的收割敵人的性命,源狼坐騎同樣如此。它能感受到主人的憤怒。主人的意志,就是它的意志。

    “乓乓乓!”

    戰場上響起鳴金聲,戰旗朝后方揮舞,這是鳴金收兵的信號。

    所有的敵軍,足有兩三百源武者,居然被張小凡一個人嚇得撤退。這就是神術的威力。

    隱身術,可以讓張小凡無影無形,神出鬼沒。

    只有他殺別人的份,別人連他的影子都看不到。

    沒有人不怕死。

    這些私軍,每一個軍兵都是周家多年來,暗中積蓄的力量。

    每損失一個,周長遠的皇帝夢就要受一次打擊。

    張小凡將孟金牛斬殺后,并不滿意,他要把周長遠、水鏡先生全部殺掉。

    可惜周長遠與水鏡先生太過奸猾,行事謹慎。

    見機不妙,根本不要什么臉面,直接下令收兵撤退。

    周長遠更是騎著獨角獸,一騎絕塵,有多快逃多快。他怕死,很怕死。

    擔心隱身在暗處的張小凡,突然給他致命一擊。

    
2004年3d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