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都市全能老司機 > 第554章:王翠花重傷
        她也隨意拉了一個過來的人問了下情況,得到了和代玉同樣的答案,這才明白代玉為什么要用這種方式寄送護照。..

        雖說解除了誤會,可是王翠花依然覺得代玉這家伙愛炫耀,不靠譜。

        這邊是這種情況,他發信息的時候多打幾個字告訴自己會死啊?

        故意不說,是想讓自己覺得他很厲害嗎?

        抱歉,這種行為在她看來和想要賣弄的小丑無異,她依然不會承認代玉這件事情做得好。

        知道代玉不會進來接自己了,王翠花便帶著對代玉惡意的揣測通過了海關,走了出來。

        王翠花剛走出港口,代玉便迎了上去,一把將她摟住:“翠花,我想死你啦!”

        見代玉把自己抱得這么緊,明顯是在占便宜,王翠花不禁勃然大怒,準備將代玉一把推開,這時候代玉忽然小聲說道:“我們身邊到處都是賈尼家族的殺手,他們帶槍了,小心些。很快這兒就會一陣騷亂,跟著我,別亂跑。”

        代玉的話剛說完,他便吹響了一陣古怪的哨音。

        幾乎是同一時刻,五六只野狗突然闖入了人群之中,邊跑邊叫,發出非常可怕的叫吼聲,那模樣和聲音馬上就能讓人聯想到狂犬病。

        人群頓時一陣大亂,女人和小孩們尖叫著到處亂跑,男人們也是臉色發白,跑得比女人還快。

        萬一被野狗咬死,那可比竇娥還冤啊!

        “該死!”賈尼家族派出的那幾十個殺手剛剛把目光投到代玉和王翠花身上,結果便是一陣騷亂,等他們撥開人群,代玉和王翠花早已不見蹤影!

        “可惡!”

        賈尼家族的殺手立刻把情況匯報給尼洛,尼洛說了一聲“知道了”,然后便放下電話,朝著身前一個斗篷人說道:“毒蝠,這個任務交給你了。”

        這個叫做毒蝠的家伙抬起頭來,露出了一張慘白的臉,一對很有特色的吸血鬼獠牙非常醒目:“好的,尼洛先生。”

        “總算是擺脫了呢。”開著租來的車子,代玉嘿嘿笑道,“翠花,我做得不錯吧?”

        “代玉,就這樣也好意思說自己做得不錯?”王翠花臉上沒有一絲賞識之色,有的只是不屑和慍怒,“你做什么事情之前能不能先跟戰友商量一下?萬一出了什么差錯,付出的可是生命的代價!”

        代玉沒想到自己花了這么多心思接這女人,這女人不感激也就罷了,還這番數落自己,代玉也生氣了:“呵呵,虧你還是炎黃龍魂的特工,我真替你感到羞愧。什么事情都要提前商量,連這點隨機應變的能力都沒有,我真不知道萬一臨時碰上危險的時候,你會怎么處理?”

        “你!”王翠花沒想到代玉如此牙尖嘴利,一下子便被代玉說得無言以對,只得氣呼呼地哼了一聲:“總之,像你這種執行任務太隨意的隊友,我下次絕對不會跟你合作……”

        “得了吧,你以為我稀罕跟你這種更年期提前的女人合作?”

        代玉瞥了王翠花一眼,哼哼說道,“別說我沒做錯,就算我做錯了,初次見面,你也不應該給我使臉色。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一定是對我有成見,無論我做什么你都看不順眼。既然這樣,大家一拍兩散好了!”

        “你說我什么?更年期提前?”王翠花那張臉紅得都能滴出血來,“代玉,如果不是我受了嚴重的內傷,我現在一定要你好看!”

        “那好啊,我等著!”代玉冷哼道,“等你回華廈養好了傷,我隨時接受你的挑戰。華廈長安市代家,不見不散。”

        “一言為定!”王翠花放下了狠話,然后便把頭偏過去,不再說話。

        她怕自己再說話會被代玉氣死,干脆不理代玉。

        代玉又不以為然地哼哼了兩聲,心想著這王翠花有什么了不起,這么傲氣。

        你王翠花再牛逼總要嫁人,總要被男人睡,有本事別嫁人,別被男人睡啊,哼哼!

        到了機場,代玉把車停好,兩人一同前往機場大廳。..

        原本到了這兒,王翠花覺得完全可以自己進去了,可是代玉愣是說沒親眼看見她過安檢他都不算完成任務,所以只能隨代玉的意思了。

        這不是她屈服了,而是她懶得跟代玉爭論。

        她覺得白癡總會把她的智商拉到跟白癡一樣的水平,然后白癡再用豐富的白癡經驗來打敗她。

        所以,不和白癡爭論是最好的辦法。

        兩人剛剛準備前往大廳,王翠花和代玉突然站住了腳步,因為他們感覺到自己被人盯上了。

        如果僅僅是一人,那還能說是他們太過敏感了。

        可是兩人都有這感覺,那絕對錯不了。

        這種感覺很危險,就像是有人隨時準備在你的脖子上咬一口似的,讓人后脖頸脊梁直發寒。

        代玉將自身陰陽風水師的力量釋放出來,極致地感應著身邊五米之內所有人的一舉一動。

        王翠花也是嚴陣以待,全神貫注地進入到戒備狀態。

        此時,機場人來人往,流量相當大,一個又一個人迎面而來,和王翠花代玉擦肩而過。..

        王翠花和代玉沒有亂動,周圍的人太多,他們真沒辦法一個一個排除,以不變應萬變才是最好的辦法。

        而且他們也知道,那個盯著他們的人肯定會過來的。

        迎面走來了一個孕婦,走著走著,忽然有人匆匆忙忙地從后面趕了上來,推了一下這孕婦的后背。

        “哎喲!”孕婦頓時驚呼一聲,身形往前一傾,眼看著孕婦的肚子即將著地,王翠花終于忍無可忍,瞬間出手了。

        她一手接住孕婦的肚子,另外一手將孕婦翻了過來,將孕婦穩穩地抱住。

        也就是那剎那的工夫,一個已經走到王翠花和代玉身后的中年男人忽然暴起,一匕首刺向了王翠花的后背!

        代玉一手擋住了這名中年男人的匕首,隨后一腳迅速掄起,將那名中年男子踢飛。

        咔嚓!

        那名中年男子的胸骨被代玉踢斷,斷骨直接刺入心臟,一命嗚呼!

        幾乎在代玉動手的同一瞬間,王翠花身前又有一名男子持刀直刺她的咽喉。

        這家伙速度極快,就算王翠花手上沒抱個人,想要躲開對方的刺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況她手上還抱著一名孕婦。

        這種情況之下,王翠花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馬上放下那個孕婦。

        可是她真要放下那個孕婦,那孕婦勢必會摔到地上,腹中的胎兒可就危險了。

        電光火石之間,王翠花身形陡地一側,躲過了對方致命的一刀,不過脖子下方的胸前卻是被劃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感覺到傷口處傳來了一陣辛辣的刺痛,王翠花頓時明白了一件事情:那把匕首上有毒!

        那家伙還想下手,代玉立刻上前擋住,不讓王翠花繼續受到攻擊。

        王翠花也只是發愣的工夫,忽然感覺到小腹處又傳來了一陣劇痛,臉色不禁狂變:“你!”

        下毒手的人,赫然是那個被她救下的孕婦!

        只見那個孕婦非常利索地從王翠花身上跳了下來,隨手將王翠花的背包帶割斷,準備帶著背包走人。

        就在這時,代玉立刻折返,一掌拍向那個孕婦。

        那個孕婦怕東西被代玉搶回去,立刻將王翠花的背包用力一扔:“阿蝠,接著!”

        先前正面攻擊王翠花的家伙接過這個包,馬上轉身走人。

        那個孕婦如果第一時間躲閃,她還來得及躲開代玉的攻擊,可是她為了扔背包,時間慢上了半拍。

        代玉一掌拍在了那個孕婦的正胸口,砰!

        那名孕婦倒飛了出去,身軀重重地摔在地上,也是當場身亡!

        代玉這一掌沒有因為對方是孕婦有所留情,她都知道自己是孕婦還跑出來殺人,代玉如果還替對方著想,那就是拿自己人的性命開玩笑了。

        包沒了,代玉一點都沒有去追的意思,急得奄奄一息的王翠花氣喘吁吁地說道:“代玉……快把東西……搶回來啊……”

        “少廢話!”代玉迅速用內勁點穴替王翠花止了血,并且花了三百個騷氣值替她解了毒,這才抱起王翠花,迅速從混亂的機場大廳消失。

        王翠花的身份特殊,哪怕是被人暗算了也不能讓新坡國官方知道,所以代玉只能馬上離開。

        至于機場有關于這段打斗的監控,代玉也在回到車上的第一時間黑進機場監控系統,將其刪除,沒留下任何可以指向他們的證據。

        王翠花的傷勢非常嚴重,她原本就帶有內傷,現在又被刺中了小腹,代玉必須找個安全的地方替她療傷才行。

        想了想,代玉馬上聯系了丁逸森,說自己需要一處沒人打擾的別墅,問丁逸森有沒有這樣的地方。

        丁逸森也沒問為什么,立刻告訴了代玉一座別墅的地點,代玉便將車子朝那座別墅開去……

        “兩具尸體,三條人命。”新坡重案組的女法醫來到了現場,做出了初步判斷,“出手的人很強,不過卻一點兒都不像殺手,反而像武道搏擊高手。”

        “武道搏擊高手?”重案組組長眉頭緊鎖,“小鄭,你判斷的依據是什么?”

        “腳印,掌印。”

        女法醫小鄭在尸體身上噴了某種未知的化學物質,將尸體身上的致命傷處顯示了出來,“一招斃命,而且攻擊的都不是正常殺手攻擊的要害部位,除了武道搏擊高手之外,我想不出任何殺手會傻到用這種辦法殺人。”

        “武道搏擊高手?”重案組組長陷入了深思之中,“到底怎么回事?”

        一名警察走了過來,一本正經地說道:“組長,問過那些目擊者,據說是三人攻擊一對男女,其中這名孕婦還假裝被推倒,為的就是暗算那個女人。”

        “還有這事兒?”重案組組長更加茫然了,“殺人的反倒是被殺了,被殺的也不來報案,這他瑪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查,馬上給我調取監控,并且查一下這兩個死者的身份!”


2004年3d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