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女總裁的超凡高手 > 第446章 快去請王小飛
 幾位賭客放下了手中的撲克牌,依次站了起來。

前一秒他們還是那種爛賭鬼,但是站起來之后,所有人的氣質都變了,與之前判若兩人。

四周的人也都意識到,這幾位不是來贏錢的,是來搞事的。

其實仔細想想也能明白,對于四周的這些吃瓜群眾來說,跟前這幾位賭客已經不能算陌生了,過去這段時間他們在澳島可謂是風光無限,但凡出現與任何一個賭坊,走的時候都必將帶走數額巨大的籌碼。

而且這幾日貌似只對何生名下的賭坊下手,澳島另外一個新崛起的賭坊,也就是安卡特羅家族持股的賭場,這幾人看都不看一眼。

想明白這點,那么這幾人的目的是什么,就很明確了。

“何生,你終于舍得露面了。”

其中一個紅發男人咧嘴一笑:“從你的賭坊拿走了五千萬才能換來與你見面,你還真是沉得住氣喲。”

何淼淡淡一笑,說道:“承蒙諸位謬贊了,只不過是手下的人糊涂,沒有第一時間把這事兒告知于我,若是我當天就知道,一定會出來跟你們見面的。”

幾人沒想到何淼出現的這么晚的理由竟然如此的荒誕,一時間也有些哭笑不得。

何淼說:“諸位,此地不是聊天的地方,我們換個地方如何?”

幾人整齊劃一的點頭。

何淼將他們帶到了貴賓室。

“都到了這個程度,咱們也不用玩什么試探了,直接明說吧,你們想要什么?”

何淼示意助手給自己點了支雪茄。

之前說話的那個紅毛再一次扮演了發言人的角色,說道:“要賭場。”

“胃口不小。”

助手將點好的雪茄遞給何淼,出言呵斥這幾人。

紅毛淡淡一笑:“何生,你覺得自己還能堅持多久?”

何淼夾著雪茄,緩緩的吸了一口,“那要看你們手里還有多少張牌。”

紅毛說:“取之不盡。”

“那倒未必。”

何淼說。

“何生,作為對手,你應該了解我們,了解安卡特羅家族。”

紅毛說道:“我們從來不打無把握之仗,一旦開戰,那必然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來你的賭坊贏錢只是小手段,說白了不怎么上得臺面,可一旦我們的真把戲登場,我可以保證,何生你是頂不住的。”

何淼將雪茄放在了玻璃煙灰缸的一側,雙手握住了拐杖的頂端,“我很想領教一下。”

紅毛說:“那就多有冒犯了。”

言罷,他拿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對著電話哼哼哈哈了兩句之后就掛斷。

何淼皺眉看著他,不明白此人此舉的用意。

很快對方的舉動就有了回應。

何淼的手機響了。

是他諸多孫子中的一個打來的。

何淼很少接孫子的電話,因為這些敗家玩意每次打電話來都是要錢,不然就是惹禍了讓他去收拾爛攤子,久而久之,這些孫兒也不會主動給何淼打電話。

但這個電話……何淼猶豫了片刻,還是接了起來。

“爺爺,救我啊爺爺。”

電話那頭傳來了孫子驚慌失措的聲音:“他們要殺我,爺爺,只有你能救我了。”

何淼眉頭鎖得越來越深,“說清楚,怎么回事。”

電話那頭的聲音換了:“何生,你的孫兒在我們的賭坊玩了半個月,欠了三個億,這筆錢今天就到期了,你要不幫他還的話,按照道上的規矩,我們就只能讓他去喂鯊魚了。”

“什么!”

何淼聲音陡然間拔高:“三個億?”

“美金。”

對方還強調了一下貨幣的屬性。

何淼感覺胸口一陣發悶,旁邊的助理看到立刻就從抽屜里拿出了應急的藥丸,伺候著何淼服下。

“讓他去死,我不會為了他給一分錢。”

何淼緩過勁來之后,發現電話還沒有掛斷,就沖著電話有氣無力的說道。

“何生果然有魄力,那我們就照辦了。”

對方也相當干脆,緊跟著何淼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了槍聲以及自己孫兒凄厲的慘叫。

何淼用了極大的定力才掛點了電話。

對面的幾個人齊刷刷的開始鼓掌。

只不過這個掌聲嘛,更多的是帶著譏諷的意味。

“何生魄力十足,我們服了。”

紅毛說道:“但何生莫不會以為,你只用死一個孫兒吧。”

何淼暴怒道:“禍不及家人,你們要我的產業,大可正大光明的來與我競爭,用這些手段,不會覺得太下作了嗎?”

“下作?”

紅毛說道:“何生此言未免有失偏頗。

何生的手段與我們比起來,一點也不遜色。

我家小姐的男朋友被你們差點逼死,難道這就不下作了么?”

“男……朋友?

你們再說什么。”

何淼是真的有點懵。

紅毛也沒有過多的解釋,“何生,這只是開始,后續還會有很多場大戲陸續登場,若你能一直保持這種魄力,那我們也真是服了。”

言罷,這幾位就準備離開。

就在他們走到門口的時候,何淼叫住了他們:“且慢。”

幾人頓住腳步,紅毛轉過身來,“何生還有何指教?”

何淼說:“咱們都是玩賭坊的,那就用賭坊的手段來解決問題。

我孫兒是在賭坊欠你們的錢,那我就在的賭坊贏回來。

若是輸了,那我的產業拱手讓出,全家搬出澳島,何氏族人此生不再涉足賭坊,不再涉足澳島。”

紅毛思慮了片刻,說:“如此安排,倒也不無不妥。”

“明日午時,我會親自到你們的地盤拜訪,到時候咱們一局定勝負。

若是我獲勝,還請你們離開澳島!”

“何生的話我會代為轉告,明日我們在賭坊,掃榻相候。”

說完,紅毛帶著他的幾個兄弟離去。

何淼癱坐在椅子上,半天都沒有緩過神來。

一頓飯的功夫之后,何淼才有氣無力的吩咐:“去,調查一下家中其他人,看他們是不是也被安卡特羅家族給套牢了。”

助理點頭。

“對了,給我聯系王先生,眼下的局面,只能請他出馬了。”

何淼補了一句。

“明白。”

助理看了一眼何淼,說:“老爺,我去請醫生來吧。”

“不用,速速去把我交代的事兒辦好就行。”

何淼手背朝外揮了揮,然后緩緩的閉上眼:“我休息一會,就沒事了。”

……接到何淼電話的時候,王小飛還在埋頭看書。

學習讓他快樂,學習讓他變強。

他已經愛上了看書,愛上了做題。

不過何淼的電話還是要接的。

“是王先生么?

我是老爺的助理阿肯,老爺碰到了棘手的事兒,需要王先生出馬,還請王先生速速來澳島,若是晚了我怕老爺撐不住。”

助理焦慮的說道。

王小飛說:“到底什么事兒。”

助理就把何淼目前碰見的難處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王小飛摸著下巴道:“我明白了,今晚我就動身。

替我轉告何生,不要太過焦慮,世上沒有過不去的坎兒。”

助理大喜:“謝謝王先生,我在這里代老爺謝謝王先生的恩義。”

王小飛掛斷電話,走出房門,先去了一趟小姜的房間。

自從被紅龍打傷之后,小姜就一直待在這間屋子內,等待著王小飛給他尋來解藥。

王小飛深知,憑借他眼下的實力,就算去了交流會也找不到那株救命的草藥,他拼命學習除了迫切的想要提高自身實力之外,也是為了拯救小姜。

紅龍雖然被白澤他們抓住了,可根據白澤他們的審訊,他也并不能治愈自己弄出來的傷,當然也可以說紅龍根本就不準備配合。

橫豎都是一死,能拉著一個人陪葬也不錯。

所以最終的希望,還是寄托在王小飛的手中。

之前那位醫生已經告知了王小飛狐絨草到手之后的熬制方法,所以只要找到狐絨草,小姜就能醒過來。

“小姜,你且在忍耐幾日,我一定會治好你的。”

王小飛坐在床邊,幫小姜掖了掖被角:“紅龍雖然被抓住了,但他不肯配合,直說他并沒有任何解藥。

所以修行者交流會我還得去,去找那株可以治好你的狐絨草。

這段時間我怕拼命的看書,做題,就是想要提高自己的戰斗力,確保到了交流會也能有自保的實力。”

“我與紅龍交過手,他們那樣的修行者對我來說,確實是非常強大的敵人。

我拼盡全力也打不過他,不過那是以前,現在若是再跟紅龍交手,可能也打不過,但我有信心給他制造足夠多的麻煩。

小姜,你可千萬要頂住啊,我手里有一本絕世秘籍等著你醒來之后與我一起參悟呢。

你肯定想不到吧,提升實力最快的捷徑,竟然是看書跟做題,說實話我當時拿到那本書的時候整個人也是懵逼的。

但事實證明,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知識就是力量啊!”

“小姜,我現在要去澳島處理一點小事兒,等此件事了后,修行者交流會也差不多到了要開幕的時候了。

我一定會把狐絨草給你帶回來的,倘若交流會上實在找不到狐絨草,我就去跟紅龍拼命,哪怕違反紀律我也要讓他交出解藥!”

“小姜,等我回來!”

 
2004年3d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