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說 >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簽 > 【0292】,十五起相信手法,相同動機的案件(六)


    蘇青已經將那份購房合同復印件取了出來。

    “對了,把你這里的紅印泥給我用一下,何大叔的指紋得提取一下,到時候你直接將何大叔的指紋無視就行了。”

    蕭季冰直起腰,想了想。

    “哦,我去給你拿。”

    而一聽到這話,一直被這兩個人無視成空氣的老頭兒終行可以刷存在感了。

    于是老頭兒幾乎是立刻跳了起來。

    “小混蛋不用你,我來,我來,你說東西在哪里,我去拿,我去找那個何老頭兒去。”

    所以,這老貨果然是閑到蛋疼了嗎?

    留下了何在田的指紋。

    蘇青便坐在桌前,拿著那份購房合同的復印件翻看了起來。

    看著看著就看出了問題。

    房主的名字很清楚:張巧芊。

    蘇青的同往后翻,賣方簽字的那一欄則是簽著一個名字,同樣也是三個字,同樣也是張姓:張洪峰。

    而購房合同的最后還附著一份委托書,是張巧芊將自己的這套位于怡和陽光小區,十三號樓,七零九的房屋,全權委托給張洪峰處理。

    張洪峰的身份證上顯示的他的出生日期是1980年5月21日。

    再翻回之前,金鈴找到的龍城的那兩起殺人分尸案。

    九年前的那起,房東附上了四個租客的身份證復印件,倒都是龍城本市人。

    而且四個人的身份證上的地址還是很有趣的。

    四個人居然都是龍城市西城區大窯廠家屬房一號院。

    而且四個人身份證上的姓名和出生年月分別是:

    畢德江,1981年8月5日。

    蓬葦歡,1985年12月28日。

    蔣大誠,1978年6月9日。

    胡海華,1979年2月3日。

    而且案卷顯示,畢德江和蓬葦歡是夫妻。

    不過看著看著,蘇青的眼睛卻突然間凝固了。

    她將胡海華的身份證,以及剛才張洪峰的身份證復印件拿了起來。

    雖然復印件是都是黑白的,而且人物的面容也不是很清楚,不過細看那眉眼,還有臉型,居然有七八分相似。

    蘇青的眼睛微微一瞇。

    然后直接抓起了自己丟在桌面上的車鑰匙。

    “吳凡跟我走。”

    吳凡立刻應了一聲。

    “哦!”

    然后忙一陣小跑跟在蘇青的身后出了特案組的門。

    直到坐上了蘇青的黑色悍馬車,吳凡這才扒著前面的椅背問出了自己心里的問題。

    “頭兒,我們去哪里?”

    蘇青勾唇一笑。

    “龍城市西城區大窯廠家屬房一號院!”

    吳凡:“……”

    蘇青的車速很快。

    先去的就是大窯廠派出所。

    在戶籍那里竟然查不到那四個人的任何消息。

    戶籍民警也很是有些抱歉地對蘇青說。

    “蘇組長,這應該是因為你要查的人,早就將戶口遷出去了。”

    吳凡忙問。

    “可是就算遷出去,也應該有記錄的吧?”

    戶籍民警點了點頭。

    “是,但是我們的電腦聯網系統是八年前才開始使用的,所以如果蘇組長要查的人,是在八年前就遷出本地了,那么自然是查不到的。”

    蘇青點了點頭。

    “謝謝了!”

    然后便帶著吳凡這一次直接去了一號院。

    在車上蘇青就已經交待得很清楚了,去了只找上了歲數的老人家聊天就行了,只問他們認不認識蓬葦歡,畢德江,蔣大誠還有胡海華四個人,當然了,還要問問,這四個人的家人與親屬是不是還在本市。

    當下兩個人一進了大院,便分頭行動了起來了。

    只是整整一白天過去了。

    提到那四個名字,很多老人都有印象,甚至還能說出他們四個人的二三事兒呢。

    但是都說他們四個人九年前就離開了,而且他們四個人離開不久,他們四個人的家人,也都舉家搬遷了,這一走之后,便沒有再和他們這些所謂的老鄰居有過聯系了。

    差不多整個兒中午和下午,蘇青和吳凡兩個人就耗在這這個大院里了。

    幾乎問遍了所有上了年紀的老人。

    但是大家的說辭幾乎都是差不多的。

    眼看著天色都已經大黑了,大院里的燈都亮了。

    吳凡拖著自己明顯有些酸疼的腿。

    “頭兒,咱們是不是能回去了?”

    現在他真的不想張嘴說話,嗓子眼可是疼得火燒火燎的。

    蘇青一笑:“走吧!”

    兩個人再次上車,吳凡幾乎是直接手腳并用爬上來的。

    蘇青突然間想到什么,車門也沒有關,便又直接下去了,打開后備箱,抱了幾瓶水又上來了,先丟到后面三瓶礦泉水,然后她自己這才拿起一瓶礦泉水打開先喝了半瓶。

    吳凡現在看到礦泉水,絕對比看到女朋友還親呢。

    這貨竟然一口氣直接灌了兩瓶進肚。

    然后這才看著蘇青。

    “頭兒,你有礦泉水,怎么不早拿出來啊?”

    蘇青奇怪了。

    “為什么,我又不渴!”

    氣死人的回答。

    吳凡眨巴了一下眼睛。

    “頭兒,說了這么久的話,你不渴嗎?”

    這不可能啊。

    蘇青笑。

    “當然不渴啊,那些老人家挺熱情啊,請我去他們家里,又是茶水,又是果汁,又是可樂,又是冰淇淋的,我怎么可能會渴?”

    吳凡:“……”

    這個回答比剛才那個回答,還要讓他郁悶。

    他歪著頭,看著蘇青。

    聲音有點幽怨了。

    “所以這些老頭老太太們,一個個也是專門看臉的,都是外貌協會的。”

    蘇青哈哈一笑。

    車子已經飛快地駛出了龍城市西城區大窯廠家屬房一號院。

    而法醫室里,某個老頭兒也終于等到了那顆人頭。

    蕭季冰非常好心地提醒了一聲。

    “老師,現在已經八點多了。”

    老頭雙眼放光直盯著這顆人頭。

    “這個我能直接用嗎,還是得先做個模型出來?”

    蕭季冰有些無奈。

    “這個得先做模型出來了。”

    老頭兒郁悶,看著人頭的眼神都變得可憐巴巴的。

    蕭季冰繼續提醒著。

    “老師,你不餓嗎?”

    老頭搖頭。

    好吧,這是不餓的意思。

    蕭季冰繼續問。

    “老師你不困嗎?”

    老頭兒挑眉:“如果我老人家說困,你會現在送我回去睡覺嗎,而且你又沒有車,我老人家才不會陪你壓馬路呢,兩個男人壓馬路會不會很怪?”

    蕭季冰:“……”

    得,當他剛才什么也沒有說好了。

    但是很明顯,人家老頭兒倒是還沒有想要放過他的意思。

    “喂,小混蛋,你的那個小女友,什么時候回來啊,她是不是還得請咱們吃飯啊,我今天晚上想要喝南瓜粥。”

    蕭季冰的聲音里不只是無奈了,甚至都已經無力了。

    “老師,蘇青不是我的女朋友。”

    而此時此刻,兩師生口中的蘇青已經帶著吳凡進了特案組的辦公室了。

    李杰直接將蕭季冰提取的指紋結果交給了蘇青。

    “頭兒,在購房合同上提取的指紋,有一枚在我們的指紋庫里比對有了結果,那枚指紋屬于一個叫做蔣大誠的人。”

    蘇青低頭看了一眼。

    她點了點頭。

    而那邊金鈴也將一堆她從網上調出來,并且打印出來的陳案案卷抱了過來,直接堆在了蘇青面前。

    “頭兒,這是九年間,發生在全國各地的相類似的殺人分尸案,其共同點都是兇手是租戶,死者都是從事兒SE情行業的年輕女性,而且都是殺人分尸,而且死者銀行卡里的所有資金都被人全部取走。”

    殺人手法,殺人動機幾乎可以說都是一模一樣。

    蘇青翻看了一下。

    然后站了起來,目光在眾人的身上一掃。

    “我去找一下老包,等會兒咱們大家一起吃飯,我請客。”

    說著,蘇青便直接抱起這厚厚的案卷就向外走去。

    馬維忠提醒道。

    “頭兒,這個時間包局下班了嗎?”

    蘇青頭也不回地道。

    “我停車的時候看到,他辦公室的燈還亮著呢!”

    ------題外話------

    青爺,大案要案喲,票票呢,來一波喲!
2004年3d带连线走势图